正在阅读:“长安十二时辰主题街区”大唐意象
分享文章

微信扫一扫

参与评论
0
当前位置:首页 / 汉服资讯报道 / 汉服快报 / 正文

11.png

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,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,仅管理员可见

“长安十二时辰主题街区”大唐意象

转载 三九2022/05/12 17:52:39 发布 来源:贞观club 作者: 416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

五一期间西安人都去了哪里?我想,一半可能是露营,另一半就是去了长安十二时辰主题街区。

如果说大唐不夜城只能吸引外地游客,那么在长安十二时辰排队的可大多是本地人。我一直不理解,为什么这类“新瓶装旧酒”的仿唐复古,还能吸引超过6万人预约排队(作者注:数据来自《西安晚报》)?


在社交媒体上,这也成了西安的流量密码。有人说不止外边排队,里边吃饭拍照都要排队。有人吐槽没感受到唐味,装修的油漆味倒是不小。当然总会有人沉浸其中,又一次“梦回唐朝”。

这长安十二时辰到底是何方神圣?

好奇心让我无法拒绝,即使排队也要进去逛逛。只是看完一圈后我竟不知该如何形容,古风迪士尼?庙会文和友?更精准来说,这里更像是个穿汉服的袁家村。

01

还没入场,在大门口就能感受到宣传中所说的唐潮生活。在这里,唐是表皮,潮是内里,而且是一种只属于网红打卡的潮。

检票口挤满了身着汉服的俊男靓女,很显然他们是这场“极乐之宴”的主要来宾。无论是喜爱国风国潮还是追逐热点,盛装出席的他们无时无刻不吸引着普通人的注意。


不少人都没做好攻略,因为没有预约而被拒绝进入。如果想立刻补上是完全不可能的,当天门票早在开业前都被约完了。听朋友说在五一假期时,只是排队验票就得至少等半个小时。

进大门后看到第一眼,我实在想不到这里跟大唐不夜城有什么区别。答案是,没有区别。如果硬要说来,那就是从户外搬进了室内。

以往必须要等到晚上,至少是傍晚后开了灯,走在大唐芙蓉园和不夜城的街道上,才能感受到一些穿越的错觉。

如今穿过门廊,一幢偌大的仿唐建筑就矗立眼前。华美夸张的木质屋檐,搭配着各式各样的彩灯,根本不会让人想起外边还是白天。


■ 图源澎湃

从前人们说长乐未央,是希望彻夜的狂欢不会因黎明的到来而停歇。如今商场里的长安十二时辰,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白天。

仅从建筑判断,与其说这里是长安,不如说更像是日本。在拍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前,剧组搭建布景时就遇到了一个大问题:许多唐代建筑的形态难以想象,只凭借古籍或壁画,没办法做到精准复原。

当时他们的解决方案,一是虚构,例如参照敦煌壁画设计了一幢望楼,用来瞭望长安108坊中的各类异动。虽然真实的长安城中并无这类建筑,却还是因其在剧中的标志性功能,被等比例缩小再次复原进了街区中。


■ 从左到右依次为剧中望楼、壁画望楼和复原望楼

更多的则是借鉴。剧中靖安司的布景,就借鉴了日本奈良的法隆寺金堂。作为一个临时情报机构,前身为道观,因此内部还有许多金刚造像,包括沙盘、幡子、桌子、卷轴等细节也全部被缩小改造,移植进了这一仿唐街区。


■ 从左到右依次为剧中靖安司、法隆寺金堂和复原靖安司

在同类型唐代木建无存世的状况下,这样的处理手法不失为一种简单、有效的方式。无论如何,这些建筑在剧作和现实中都发挥了同样的功能,使得故事情节和游玩体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具有一定的真实性。

甚至不需要游客自己发挥想象,所有建筑元素都在传达着一个共同的信息:毫无疑问,这里就是唐朝长安。

02

其实很少有人能分辨出什么是和风、什么是唐风。尤其在一个仿古街区,以严苛的标准要求不免有些不解风情。在这里,重要的不是判断,而是感受。

长安十二时辰的主体是仿唐建筑,同时被无数细节填满:挂满整面墙的灯笼,绘有纹样的布幡,游弋于头顶蓝色LED灯条之上的金鱼灯……

更惊人的是,走出靖安司,就能看到一座塑料制成的仙山,整体配色则是北宋才有的《千里江山图》。商场原有的玻璃顶,悬吊着几只拟真仙鹤,和一条盘旋于此的后现代红色木龙。每隔一段时间,仙山下的气孔还会喷吐出烟雾,全方位模拟想象中的仙境。


在长安十二时辰,到处都能感受到一种全方位被安排的刻意感。喷散的雾气上是激光投影的slogan,似乎就是让游客在进来第一眼就“哇”一下。

如果抬头还会发现天空也是假的,飘着几朵传统纹样的祥云,一切都是一只看不见的手的杰作。然而在袁家村,至少拉磨的驴是真的。

在整个街区的西北角是一小片西域景观,据工作人员介绍,这里模仿了新疆阿勒泰地区的建筑风格,居于西北角也同样符合地理区位。

只是真的等你去了那里,只会看到一个描摹着新月、骆驼和清真寺剪影的舞台,定时上演孜然风味的舞蹈。而这些布景的材料,甚至和其他部分没有区别,只有风格上的细微差异。比起歌舞,我更觉得旁边烤羊肉串的烟味更能让人觉得身处西域。

越走越无聊时,我还意外发现了高处一扇不起眼的窗户,那里被巧妙地设置了投影,有两位古人正在屋内争吵。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感动,仿佛看见了历史中李贺和元稹的恩怨情仇。但这始终是被排演好的,为了让人分不清虚拟还是真实。


在建筑学中,这种风格混杂的室内街区被称为“大顶盖”,特点就是身处其中的所有布景都具有一种整体性,使得每一个游客看见的和感受到的都是完整而统一的,都是按照计划被刺激和满足的结果。

在长安十二时辰,如果你想更有代入感,还可以在门口兑换开元通宝用来在其中购物。如果你觉得没差别,那么用手机扫码支付也并不违和。毕竟在这个被精心打造的主题乐园中,引导至最终的消费才能证明一切布景的存在价值。

03

3年前,第一家超级文和友在长沙的海信广场开幕。这里用几十万件建筑旧物与日常物品,重新还原再造了一个80年代的老长沙街区。


■ 长沙超级文和友 | 图源:三联生活周刊,摄影:晟龍

在7层楼的庞大空间中,集合了知名长沙小吃店、小龙虾养殖池和美术馆。文和友的创始人文宾在一次采访中说:“文和友要做餐饮界的迪士尼。”

一开始,文和友顶多只算是一家长沙当地的迪士尼,但经由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传播,迅速成了网红的热门打卡地,业务扩张到了广州和深圳。

开业当天,深圳文和友实行预约入场制,排号系统显示当天已有超过5万排号,排队的时间甚至足够坐高铁从深圳去一趟长沙了。


所以长安十二时辰这么火,会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文和友吗?仅从技术角度来说,这不算太难。只要有需求、有场地,配合建筑和布景设计,或许恐怕很快就会出现《妖猫传》甚至是《风起洛阳》等仿唐街区。

比起文和友的复古街区,长安更是一个容易被接受的意象,不仅有可以大量复制的的布景,还可以搭配演出。


就像是每一个陕西古镇都一定会有辣子面和戏台,所有的仿唐街区也少不了歌舞表演。

在长安十二时辰街区,每天的高潮时刻是晚上8点的极乐之宴。据说除了常规的表演,还有化妆成禅师玄奘、狂草张旭、画圣吴道子的演员轮番出场,在李白吟诵完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”一句后,吊着威亚的杨玉环会从花萼相辉楼之上从天而降。就像杂技那样。

可惜我还没能等到这场演出就离开了,我只能安慰自己,极乐之宴这一场景早在《妖猫传》中已经看过了,而且不止一次。


如果逛得肚子饿了,你可以去长安十二时辰的小吃街。这里基本都是些陕西的地方小吃,譬如凉皮、肉夹馍、粽子、金线油塔甚至大碗油泼面。几乎和袁家村一模一样。

值得庆幸的是,我暂时还没有在小吃街中看到轰炸大鱿鱼和长沙臭豆腐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这里比起其他陕西古镇已经赢了太多。

04

在长安十二时辰中游荡时,突然有一个扛着旗子的风水先生找我搭讪。大师说我怎么看着心情不好,肯定是最近运气不行。我说那可不,毕竟我花了20元买了黄牛票进来,肉疼。

我明白了为什么网上有人说这里是古风迪士尼,因为有许多演员在街上随机游走,互相尬戏还要和游客互动。

你会遇到大唐公主和社交名媛在路上相逢,学着《甄嬛传》里互道姐妹安好;奶茶店门口坐的是街头混混税吏,磕着瓜子随时准备挑起争端。


其中一位唐朝仕女堪称顶流,完全是长安十二时辰里的玲娜贝尔。丰满身材的差异化形象在网上爆火,不少游客专门为她而来,找不到了还要问其他工作人员:“你们那个胖胖的演员在哪?”


但如果不小心把穿着汉服的游客当作工作人员强行合影,可能就会解锁无论在唐朝还是当代都最为尴尬的情景。最简单的辨识方法,除了看他们有没有手机,就是身边有没有跟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师。

在这个沉浸式的汉服迪士尼中,你在随处都可以遇见拍照的游客。或者说,这地方本来就是为了拍照而建的。


建筑的颜色,本身就是强烈的视觉符号。街区配色以大面积的朱红和木色为主,搭配有唐代常用的草绿、熟褐等色彩。错落有致的格局中,还安插了大量灯笼墙、书墙、敦煌壁画等背景墙,影楼可能也没这里齐全。

零碎的道具更是不用说。宫灯、鱼符、团扇,不管穿没穿汉服都能直出大片。简陋一些的,大多是自己找个角度自拍。专业的团队则配上了摄影师和补光师,化好全妆拍照的不在少数。


倘若想在这里拍视频,难度可能会更大一些。来来往往的游客看着,总是有人动作放不开。这时还有导演出来指导讲戏,比如走过来在第5步的时候用扇子遮脸,与此同时肩膀放松,身体挺直。我看着还以为自己来到了电影拍摄现场。

打开小红书,搜索长安十二时辰,你会发现除了打卡体验,点赞最多的就是出片教程和调色分享,对比度、饱和度和色温有多高加多高,这样才能凸显长安上元灯夜的繁华。


甚至有人整理好了推荐的朋友圈文案:“生生灯火 梦回长安”或是“青砖黛瓦 古楼高墙”。只是我找遍整个街区也没看到哪里有青砖黛瓦。

05

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我觉得逛的差不多了,就想找个出口离开。但却鬼打墙一般地不断折回戏台,似乎真的迷失在了长安的街头。

在一处下沉式广场,无数游客在那里等待着下一场演出。舞台的另一边,刚刚开始了一场小规模的舞蹈表演,无论是穿着汉服的唐朝公主,还是普通妆扮的游客,不一而足举起了手机咔咔拍照。


据说晚上的极乐之宴,无论是台阶、走廊还是窗台,只要能看到舞台的地方都会挤满了人。

面对此情此景,人会很自然地想起电视剧中,太平公主和薛绍第一次遇见的那个上元灯节。在管理森严的大唐长安城,平日的城门和坊市都有官兵把守,宵禁之后没有人能在外自由行动。而只有上元灯节是个例外,这一天身份的差异被狂欢抹平,无论平民还是贵族都能攒动在长安街头。

所以一切浪漫和激情似乎都只会发生在那个夜晚。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如此,《妖猫传》亦如此。在大众影视中,长安的形象永远是繁华的街市,而不是冷清空旷的大街。

就像是这一街区中各式各样的游客,有情侣,有姐妹,也有集体出行的家庭。无论长幼尊卑,人们都得以从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抽个空,来这里挤一挤热闹一下。


长安似乎有包容一切的宏大,和无数被赋予的美好想象。它不仅仅是历史中的一座城市,直到今天仍影响着我们对美好生活的想象。所以这究竟是真的唐朝,还是仿的唐朝,或许根本就不重要。

在长安十二时辰街区的许愿区,我随手翻看了几块写满祝福的木牌,有祈求家庭平安、身体健康的,就像任何一个景区里都有的那样。而这里更多的,则是一些专属年轻人的愿望,譬如考研成功、工作上岸。


曾经无数落寞的才子佳人,在长安城困于生活,写诗诉怨。而如今我们消费、拍照、打卡,排队一天后从一个仿制的长安城满载而归。总是有人想要梦回长安,将愿望寄托于充斥着诗歌和浪漫的过去。

然而大家忘记了“缓歌慢舞凝丝竹”的下一句,是“渔阳鼙鼓动地来”。

通过炫目的色彩、3D图像、大屏幕、干冰烟雾,长安十二时辰表达了一个简单的理念:建筑并不是纯理性的东西,也不仅仅是实用之物,它为人类的情感和欲望所塑造,同时也塑造着人类的情感和欲望。

你觉得这里就是大唐长安,或者觉得这里是古风迪士尼或汉服袁家村,这些都不重要。它或许只是一个速写或初稿般的作品,其所致力于描绘的理念原型,则是我们日常渴望的生活本身。

作者 | 佳星 | 贞观作者

已有0人点赞

1.png

0条评论

 
承诺遵守文明发帖,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/300